快捷搜索:  as

网络小说《首席大人蜜蜜宠+景宁、陆景深》持续

【极品言情小说】《首席大年夜人蜜蜜宠》全文免费在线涉猎【完结+番外】「完备版+无删减」。

完备版免费涉猎请打开【微信】→【搜一搜】搜索【微玉书社】回覆:6,即可涉猎全文章节。

他头疼的揉了揉眉心。

很久,毕竟轻叹一声,放柔了语气,“松手,我送你上去苏息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她逝世逝世搂着他的脖子,将脸埋进他的胸口,像是溺水的人抱末了了一块浮木。

六年光阴,慕彦泽从来不肯碰她,曩昔她还傻乎乎的以为他是尊重自己,爱护自己。

现在才知道,他不过是嫌弃她的古板无趣,在他眼里,自己除了一身皮囊,以致与汉子没有差别。

只要一想到这些,她的自负就被狠狠刺痛。

像是要证实什么似的,她抱着他,再次吻上他柔嫩的唇。

这一次,不再似刚才那样蜻蜓点水,她含住他的唇瓣,轻轻的研磨舔舐,浓密如墨扇般的睫毛轻颤着,拂过他脸上的肌肤,微微发痒。

陆景深的全部身段都僵直起来。

脑袋里紧绷的弦一根根断裂。

天人征战过后,他到底照样败下阵来,伸手扣住她的下巴,呼吸微沉,“景宁!你知道你在干什么?”

景宁松开他的唇,下巴痛得啼哭一声,睁着一双湿淋淋的眼珠控诉的望着他,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小鹿。

她理直气壮的道:“我知道,我在睡你!”

陆景深直接被她给气笑了。

他眸光幽暗,嗓音低沉得可骇。

“你确定?”

她茫然了一下子,然后点了点头。

“好!那我就满意你。”

陆园二楼。

睡房的门被“砰”一声撞开,他将她放在床上,密密麻麻的吻一起向下,衣服散落一地。

她轻哼一声,满身燥热,脑袋昏沉一片,分不清是梦境照样现实。

耳边传来汉子迷幻的声音,“再给你着末一次时机,还要不要睡我?”

她意识隐隐的点了点头。

陆景深拉开床头的抽屉,拿出一份文件。

“那好,先签了这个。”

景宁醉眼迷蒙的看了一眼,“什么?”

“持证上岗是一个汉子对心仪的女人最基础的尊重。”

她茫然的看着他,没太明白他的意思,但酒精作祟下照样迷含混糊的签了。

看着纸上那两个清秀的小字,陆景深这才知足的勾了勾唇,将文件放回抽屉里,再次重重吻上她的唇。

一室旖旎。

……

来日诰日,景宁是被痛醒的。

身上酸得不可,像被几辆卡车辗压过似的,哪哪儿都痛。

她艰巨的从床上坐起来,只觉口干舌燥。

看到床头放了一杯水,想也没想,拿起来就喝了下去。

一杯温水入腹,这才感到惬意了一些,昨晚隐隐的影象垂垂回笼。

她揉了揉脑袋,隐约记得自己和一个汉子上了车,在慕彦泽和景小雅接连两个电话的刺激下,似乎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工作?

景宁心里一惊,猛地掀开被子。

虽然早有生理筹备,可当看到自己身上那密密麻麻的亲紫吻痕,照样忍不住有些抓狂。

啊——!怎么会这样?

她愁闷的抓了抓头发,就在这时,忽然“咔擦”一声。

她吓了一跳,立刻拉过被子将自己捂住。

“谁?”

睡房的门被人从外貌打开,身材苗条的汉子迈着稳健的方式走了进来。

景宁瞳孔狠狠一缩。

饶是对昨晚的影象再隐隐,也隐约记得自己睡过一个什么样的汉子。

陆景深本日穿了一套玄色西装,挺括的白色衬衫,纽扣一丝不苟的扣到最上面一颗,眉目英挺,气质冷峻,全身都披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高寒气场。

他的手上拿着一套女士衣服,看到她醒了,脸上也没有太多的神色。

将衣服放在床头,淡声道:“换好衣服就下楼用饭。”

景宁“诶”了一声,将他叫住。

“那个……昨晚……”

陆景深背对着她,微弗成察的勾了勾唇,声音却依旧淡漠凉薄。

“下来再说。”

说完,径自走了出去,还很名士的替她带上了门。

景宁怔了半响,忽然倒在床上,抓过枕头蒙住脑袋,无声尖叫。

虽然她对昨晚的影象有些隐隐,但还没有完全断片,零琐屑散的影象拼凑起来,大年夜约也知道自己对人家做了什么。

啊——!太丢人了!

心里再忏悔也没法子让光阴重来,她抓狂了一下子,终极照样从床上爬了起来,颓丧的拿起衣服进了浴室。

洗浴的时刻,看到自己身上那密密麻麻的青紫吻痕,又是一阵面红耳赤。

十分艰苦洗完澡,她换好衣服下楼,就看到汉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
客厅很大年夜,和楼上的睡房一样,都是诟谇的今世简约风格,奢华而内敛,侧面的落地窗大年夜开着,轻风吹过,带来几丝冷意。

许是听到了脚步声,他回偏激来,当看到站在楼梯口的女人时,瞳孔中闪过一抹惊艳。

景宁身上穿戴他拿上来的玄色衬衫式及膝长裙,领口微敞,脖子上配了根玄色系带,配上她高挑均匀的身材,简约又不掉性~感。

他的眼眸深了一下,起家,往餐厅走去。

景宁只好跟上,步入餐厅时,总算跟上了他的方式。

“老师,昨天晚上的事……其实对不住,我喝醉了。”

陆景深拉开椅子让她坐下,自己坐到另一端,淡声道:“不要紧。”

顿了顿,又接了一句,“反恰是我应尽的使命。”

“嘎?”

景宁有些懵,还没明白过来他的意思,一个汉子就从外貌走了进来。

他走到陆景深的眼前,恭敬的将两个血色小簿子递上,“总裁,器械搞妥了。”

陆景深“嗯”了一声,伸手接过,翻开看了看,然后将此中一本随手递给了对面的景宁。

“看看。”

景宁一愣,下意识感觉这红本本有点眼熟,怎么那么像……

心头突地一跳,她立刻接过,当看到本本上面那两个清晰夺目的名字,还有那张血色寸照的时刻,忍不住瞪大年夜了瞳孔。

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

陆景深淡淡瞥了她一眼。

比拟于她的震动,他显得淡定许多,将手上的娶亲证放到一边,沉声道:“自己签过的器械,忘了?”

景宁双目圆瞪,“我签什么了?”

“呵!”彷佛早料到她的反映,陆景深指手轻点了点桌面,苏牧立马将一份文件递了过来。

景宁接过一看,上面清晰的写着几个大年夜字,娶亲申请书。

完备版《首席大年夜人蜜蜜宠》未完待续.....

关-注【微玉书社】weiyushushe 公/众/号

回覆:6,即可免费涉猎全文

扫描下方二维码可直接关注"民众,"号回覆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